戚枋_sevens

想不出该填什么┑( ̄Д  ̄)┍

【靖苏/琰殊】一觉醒来变成猫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序

·真的不是论坛体( ̄^ ̄)尸
·一个画风诡异的脑洞,刚刚经历梅岭一役还没来得及变成白毛球的林少帅一眨眼穿越到十几年后,还变成了一只挠人都挠不疼的小猫
·只是想写萧景琰喊一声小殊结果看到两个人一起冒出来时的不知所措【buni
·时间接原著结局,大概是各种ooc的无限卖萌打滚的日常
·靖苏琰殊,也许会有蔺流睿津什么的

.
萧景琰捧着准备送给他宝贝小殊的宝贝珍珠在河边欢天喜地地走着,一不小心,珍珠连盒子一起掉进了河里。
然后一个白衣飘飘白胡子也飘飘的老头从河里升了上来,肩上扛着一个素衣白袍的梅长苏,胳膊底下夹着一个十六岁版的林殊。
一身白的老头和蔼可亲地问道:“陛下,您掉的这个江左梅郎呢,还是这个林家小殊呢?”
萧景琰沉默一会儿,胸口闷的发痛:“……两个都是我的,但是小殊再也回不来了。”
老头很是愠怒地瞪了他一眼,抬手把梅长苏和林殊都扔进了河里。
“哼,不按剧本来,一个都不给你!”
“……!”
萧景琰从梦中惊醒,额上冷汗津津。

.
熊熊烈焰在雪岭上翻滚,鲜血浸透长空,金戈破空之声不绝,混合着烈火熊熊燃烧的响声在岭间回荡。
然而转瞬间,耳畔将士包含不甘与无措的哀鸣骤然换成了不知何方传来的接连不断的婉转鸟啼,一阵轻风抚过鼻尖,带着草叶苦涩湿润的气味。
林殊瞬间惊醒。
略有些刺目的阳光斜斜打在他脸上,林殊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躲开刺目的光斑仰头看去,一丛繁茂的枝叶在他头顶随风轻轻摇动,投下一片翠色绿荫。
……这是哪儿啊?
自己不是在梅岭吗?
林殊深吸一口气,没有弥漫着杀伐气息的血腥味,被暖阳烘烤过的微风透着一股清香,隐约能听到商贩的呼喝和马车行过的声音,是和脑海中梅岭地狱般的景象截然不同的安逸祥和。
难道刚才是做梦?还是现在才是梦境?
林殊头疼地呻吟了一声,筋疲力竭的赤焰军被己方“援军”屠杀的画面实在太过真实和令人心惊,赤焰男儿死不瞑目的焦尸恍若仍在眼前,掌心仿佛还残余着父帅灼热的鲜血……
…… 咦?
好像有什么不对……
林殊睁大了酸涩的眼睛,把手举到眼前,一只小小的猫爪进入视野。
“……喵?!”
……我擦嘞?!
暖风徐徐,光斑在树叶的缝隙间摇晃,几点细碎的金光缀在趴在树枝上的一只小猫的绒毛周围,原本搭在枝干上的猫尾渐渐紧张地卷起。
“喵呜——!”
半响,一声带着惊恐的凄厉猫叫尾声未收,小猫猛地一跳,脚下一滑从高高的树枝上跌了下来,啪叽一声结结实实地摔在地上。
林殊——哦不对,是林殊喵,在地上有气无力地翻了个身,疼得不住地呜咽。
头顶树叶翻动的悉悉索索的声音像是有人在低声嘲笑。

自己只是在梅岭的某个雪坑里昏了过去而已,怎么一睁眼就变成猫了呢?!?